本項目是以一個被現代社會遺忘的徽派舊夢為主題的設計。當現代的陽光還沒有照耀在它青灰的屋瓦上,在都市的喧嘩這之外,它抱殘守缺,在城市一角清澈中向我們呈現了一種樸素的民間生活。
      素肌的粉墻、黝黑的屋瓦、飛挑的檐角以及高低錯落、層層昂起的馬頭墻,綿亙著一幅宗族生息繁衍的歷史長卷,穿行其間,思緒隨著青石板巷步移景異,遙遠的歷史記憶漸漸復蘇……
       與“五岳朝天”并稱的“四水歸堂”是徽派建筑的主要特征之一?;罩堇戏孔佣嗍且蕴炀晒?、通風及與外界溝通。外墻很少開窗,因此老房子總給人一種幽暗凄迷的感覺。
       在此案設計中,設計師返其道而行之,透明的玻璃落地窗作為介質,酣暢淋漓地將室內風情框成畫,使室內與室外之間的界限憑借另一種形式和角度得到消融,使之聯動,各自滲透 。
       它是復雜的——亦動亦靜、亦俗亦雅。行商坐賈囊中銀兩的碰擊聲,交織著鄉儒學究的吟哦;精工細作的木雕窗欞,墻體若隱若現的屋瓦,虛實相生,烘托古風猶存的氛圍,仿佛至身山水畫中,借問酒家何處有?楊記興村酒村魚兩共幽。